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全现在 > 孤立、霸凌、种族歧视,一场脱口秀让英国王室再掀风波

孤立、霸凌、种族歧视,一场脱口秀让英国王室再掀风波

作者丨李卷
 
“我们从未离开王室,我们只是后退了一步。”
 
Netflix热门剧集《王冠》的制作者曾表示,由于梅根的故事还不够丰满而砍掉了这部英国皇室吃瓜剧的第六季。如今梅根亲自上阵,前美剧演员的业务水平依然在线。
 
3月7日,哈里和梅根的《奥普拉脱口秀》终于播出了。这对前皇家夫妇在公众面前不仅阐明他们逃离压抑的王室的“心路历程”,还将王室种族歧视内幕公之于众。
 
美国脱口秀主持人奥普拉·温弗瑞。梅根和哈里。图片:AFP
 
2018年,哈里王子和美国女演员梅根·马克尔结婚,被授予萨塞克斯(Sussex)公爵和公爵夫人等头衔。2020年3月,哈里和妻子梅根正式退出英国王室公职。如今他们仍然是公爵身份,但不能再使用“殿下”(HRH)头衔,也不能再使用“皇家”(Royal)名号。两人已经搬到美国南加州,现在与Netflix、Spotify有合作,并创办一家名为Archewell的制作公司,频繁地出现在公众视野里。
 
节目播出前,预热了好几周。第一条预告片就表明哈里和梅根会爆出大料,但没有透露出他们是要谴责英国媒体还是揭露王室内幕。有意思的是,预告片播出的第二天,《泰晤士报》却报道了梅根对工作人员的霸凌事件:梅根的媒体负责人早在2018年就向王室提出指控,指出梅根要求员工凌晨5点就开始上班,导致两名助理离职,还在公务活动上对员工破口大骂,负责人表示他收到的类似投诉层出不穷。
 
尽管《泰晤士报》表示这是受害者主动爆料,但时间节点不免让人怀疑。两年前王室并没有调查,只是将指控发给了哈里梅根。
 
《泰晤士报》报道后,白金汉宫立刻表明会开启霸凌调查。英国小报媒体则马上开启对哈里梅根的十级嘲讽,《每日星报》在封面放了个呕吐袋:“以防明天吃瓜吃吐,我们特地准备了呕吐袋——剪下使用。”《每日快报》放上了女王亲切微笑注视的照片,旁边写着:“责任和家庭让我们在一起。哈里,梅根,这才是你们的公共服务,而不是和奥普拉搞一个服务自己的TV秀。”
 
《每日星报》的呕吐袋。图片:daily star
 
对此,梅根方面立即回应,指出“梅根才是真正被王室霸凌的人”。哈里和梅根的美国朋友们纷纷表示支持,网坛名将小威廉姆斯说:“我的朋友梅根教会我什么才是真正的高贵,性别歧视和种族主义妖魔化了我们。”前国务卿希拉里对《华盛顿邮报》说:“他们(英国小报)对梅根的残酷对待简直令人发指,而且她没有得到更多支持。但你知道,这个年轻女人不会低着头,这是2021年。”在拜登就任仪式上朗诵的诗人阿曼达·戈曼(Amanda Gorman)说:“梅根是王室在新时代进行变革、复兴和和解的最大机会。但他们抹掉她的光芒,他们错失了机会。”
 
无论如何,这些爆料和争议无法阻止哈里和梅根在《奥普拉脱口秀》里的克制又戏剧的表现,脱口秀播出当晚各大媒体也集体加班,BBC等多家媒体全程文字直播。从“想要自杀”到“歧视儿子的肤色”,英国王室危机公关年度kpi有望提前达成。
 
而对哈里和梅根来说,白金汉宫的“殿下”已经成为过去,从这一天起他们就是吃着皇粮的反君主制斗士。
 
01 王室生活让人压力大到想自杀
 
奥普拉采访的第一部分是和梅根的对谈,奥普拉问道:“大家都知道结婚意味着与对方家人结合,但对你来说这不只是一个家庭,你是和一个1200年的机构结婚,和君主制结婚,你认为你的婚姻生活怎么样?”
 
而梅根表示她对王室的不知所措从一开始就表现了出来。她在进入王室之前对他们一无所知,甚至在第一次见女王时被要求进行屈膝礼感到非常震惊。
 
在那场全球转播的梦幻婚礼前三天,梅根和哈里私下举办了一场秘密婚礼,没有家人只有主教证婚,他们结婚证上的日期就是私人婚礼这一天。对于他们来说,这不仅是合法的婚礼,也是他们真正的婚礼。
 
对于婚礼上最著名的传闻“梅根气哭凯特”,梅根说,事实恰恰相反,“婚礼时大家都很累,我们因为花童的衣服吵了起来,她弄哭了我,这真的伤害了我的感情。”凯特后来向她道歉,还送了花和纸条给她。
 
“但在全世界的报道里都是我惹哭了她。我不想说太多细节,她已经道歉了,这对她不公平。”
 
凯特和威廉的婚礼。梅根和哈里的婚礼。图片:AFP
 
压力最大的时候是在怀阿尔奇(Archie)的期间,梅根甚至起了自杀的念头。她说自己“开始了解即将到来的生活的真正含义”,她向王室的高级工作人员寻求帮助,但是对方禁止她按照她要求的方式寻求治疗,还是已故戴安娜王妃的一个朋友向她提供了支持。
 
梅根告诉奥普拉,当她怀孕时,王室一家告诉她,他们不会让她的第一个孩子成为王子或公主,并且这个孩子也不会获得王子级别的保护。她说并没有人告诉她真正原因是什么,她知道自己经常因为黑人混血身份遭到小报公开辱骂,王室没有跟她讨论过这个问题,但跟哈里讲过,有些家庭成员“对婴儿的肤色表示担忧”。
 
奥普拉继续问道是谁说了这样的话,梅根沉默了,抿着嘴意味深长地点了点头。她说如果说出来可能会对王室“造成毁灭性打击”,她说哈里承认至少已经进行过一次这样的讨论,但也没有提供任何细节。
 
哈里和梅根认为,王室和媒体小报之前存在一种“无形契约”,他们一直受到媒体的伤害,但却没有得到家庭和王室机构的支持。特别是当梅根遭受种族主义骚扰时,70多名国会议员公开支持她,但王室没有表态。
 
“他们愿意撒谎保护家庭的其他成员,”梅根没有说是谁,“但是却不愿说出事实保护我和我的丈夫。”这是导致他们离开的最主要原因。
 
 
哈里梅根夫妇和他们的儿子阿尔奇。图片:AFP
 
而哈里与父亲和兄弟的关系似乎很复杂。当谈到女王时,哈里和梅根都表现出他们与祖母之间关系良好,但说起查尔斯和威廉时,哈里出现久久的停顿,表现出巨大的紧张感。
 
哈里说:“我真的感到很沮丧,他(父亲)经历过类似的事情,也知道痛苦的感觉,而阿尔奇是他的孙子。” 有一次,查尔斯王子甚至拒绝接他的电话。
 
哈里认为,他被困在王室的体系中,他的亲人们也被困在其中。奥普拉问道:“如果不是梅根,你会离开吗?”他承认,如果没有梅根可能不会离开,他不知道自己有多受困,而遇见她最终使他明白他想要不同的东西。
 
02 “不想重蹈母亲覆辙”
 
虽然已经退出王室一年多,但哈里和梅根在《奥普拉脱口秀》中说,他们从未打算完全放弃王室的角色。他们不想成为王室的中心人物,但可以扮演一些“较小的角色”。
 
这也是哈里夫妇一直强调的身份。两周前哈里参加了《柯登深夜秀》,节目中哈里和柯登在旅游大巴的顶层享受英式下午茶,展示了他平易近人、幽默搞笑的一面。
 
哈里参加《柯登深夜秀》。图片:radio x
 
当时哈里说到自己为什么离开王室,主要是因为英国媒体对梅根的恶意报道。他认为自己有必要保护妻子和孩子:“我们从未离开王室,我们只是后退了一步,那是个很艰难的环境,英国媒体什么德行大家都明白,他们在摧毁我的心理健康,太恶毒了。所以我做了每个丈夫、每个父亲都会做的事情——带走我的家人。但我没有离开王室,我仍然会奉献自己,我的生活就是服务公众。”
 
然而自从他们从加拿大搬到美国后,就一直面临英国民众的质疑:说好的留在英联邦国家做贡献,怎么两个月就跑路?
 
人设既然立起来了,就不能轻易倒。哈里和梅根对奥普拉澄清了搬家问题——安全。哈里握住梅根的手,终于透露了他最担心的事:母亲戴安娜王妃的历史重演。他搬到洛杉矶,就是因为害怕梅根和母亲有一样的命运。
 
2020年1月退出皇室之后,两人先在加拿大住了两个月。作为英联邦国家加拿大需要对他们的安全负责,哈里和梅根每年的安保费用在380万到780万美元之间。而加拿大政府表示,2020年3月31日哈里和梅根就会正式退出王室公职,没有法律保护的王室身份,加拿大人为什么要为他们的巨额安保埋单?
 
哈里说,失去安保使得英国小报《每日邮报》有机会暴露他们的住址,这才被迫移居美国。他还补充道,2020年初王室切断了对他们的补助,多亏了母亲戴安娜王妃留下的遗产,他和梅根得以继续生活。
 
1995年8月19日,戴安娜和哈里参加活动。图片:AFP
 
“某种意义上,她(母亲)预测到了这一切会到来。”哈里说。
 
但英国媒体推测,加拿大本来就是他们移居美国的中转站而已,最明显的证据就是他们在加拿大的豪宅是租的而不是购买。两人希望将未来商业计划的总部设在洛杉矶地区,他们在洛杉矶拥有庞大的关系网,早已在那里准备好了工作团队,包括梅根新的好莱坞经纪人、公关团队和业务经理团队。显然,他们为这个计划已经准备了很长一段时间。
 
03 独立行走太难了
 
离开王室之后,他们已经失去各种国家军事、体育和文化组织的赞助人的头衔,哈里失去去几项荣誉军事头衔,必须要寻找一条长久的致富之道。于是他们注册了“Sussex Royal”商标,还开设了官方网站。
 
但这让女王无法接受:她已经允许了他们进入王室又离开王室,可嘴上说着独立却同时利用王室声誉赚钱算怎么回事?
 
如今“Royal”使用权被禁止,但未必是件坏事。英国电视制片人、《王室传承》的作者戴维·麦克卢尔(David McClure)说,这可能为这对夫妇带来更大的商业利益,他们现在可以自由利用自己的皇室背景而不用受制于白金汉宫的想法。
 
在美国安顿下来之后,哈里和梅根与Netflix、Spotify达成了合作协议。知情人士说,与Netflix的多年期交易价值约1亿美元。圣诞节后的Spotify上,他们还播出了阿尔奇说“新年快乐”的祝福。
 
另外他们还创建了Archewell Audio LLC和Archewell Productions LLC来生产音频和视频内容,成立了Archewell基金会来支持慈善工作。
 
哈里和梅根也不是走王室身份“变现之路”的第一人。伊丽莎白女王的小儿子爱德华王子创办了一家电视制作公司,但被指“利用王室关系谋利”、“缺乏专业性”而倒闭。
 
而女王的最大的外孙彼得·菲利普斯(安妮公主和前夫马克·菲利普斯的儿子),已经为中国牛奶做起了广告:他一边小口喝着牛奶,一边说:“这就是我喝的。”画面上明确备注“英国王室成员彼得·菲利普斯”,尽管他没有王室头衔也不承担公务活动,也不靠纳税人生活,但对“王室”一词的滥用引起了内阁的批评。
 
王室成员彼得·菲利普斯的中国牛奶广告。图片:Twitter
 
如今哈里和梅根同样处于没有头衔和公务、需要自给自足的境地。英国品牌评估公司Brand Finance PLC的首席执行官戴维·海格(David Haigh)表示,在未来十年内,哈里和梅根家族可能会成为一个价值十亿美元的实体,但这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他们为Netflix或Spotify制作的内容是否受欢迎,以及他们能否与女王保持良好的关系。
 
“如果整个事情都以友好的方式完成,他们将赚更多的钱。”海格说。
 
Netflix的剧集《王冠》第四季讲述了戴安娜王妃的故事。图片:entertainment tonight
 
但到目前为止,哈里和梅根似乎一直在王室可忍耐的底线上反复跳跃。与Netflix签约时媒体就报道过哈里可能会参与戴安娜纪录片的项目,而他的哥哥威廉已经对Netflix创作的关于戴安娜的剧集《王冠》第四季表示过不满。英国媒体也批评这对夫妇是在“对王室真相的歪曲中获益”。
 
“永远不要杀死给你下金蛋的鹅,”品牌咨询公司Interbrand的前董事长丽塔·克利夫顿(Rita Clifton)警告道,“在公开场合大吵可能会损害君主制,进而损害努力运营新生品牌萨塞克斯的公爵和公爵夫人的利益。就像任何品牌关系一样,你要确保两者都有价值。”



推荐 5